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音易卜堂的收藏

嗡嘛呢呗咪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,本堂专业八字算命、起名、风水、命理教学等! 2,本堂著有《中华派命理真诠》一书,被易界奉为中华派命理宗师! 3,本堂曾因准确预测影星王宝强2013年发生车祸而引起各界关注! 4,本堂在淘宝网开铺成功,支持网上预测、起名等业务! 5,本堂举办“中华命理大讲堂”,每周六、周日开课,免费试听! 6,本堂举办“中华派”命理学习班,简单易学,铁口直断! 地址:诸城市人民东路希努尔商城北门进来左拐到尽头往南30米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滴天髓.任铁樵评注》四  

2014-08-28 15:59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滴天髓.任铁樵评注》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十三到二十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十三、体用

道有体用,不可以一端论也,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。
原注:有以日主为体,提纲为用。日主旺,则提纲之食神财官皆为我用;日主弱,则提纲有物,帮身以制其神者,亦皆为我用。提纲为体,喜神为用者,日主不能用乎提纲矣。提纲食伤财官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印比为喜神;提纲印比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食伤财官为喜神而用之。此二者,乃体用之正法也。有以四柱为体,有以化神为体,四柱为用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为体,以四柱中与化神相生相克者,取以为用。有以四柱为体,岁运为用,有以喜神为体,辅喜神之神为用,所喜之神,不能自用以为体用辅喜之神。有以格象为体,日主为用者,须八格气象,及暗神,化神,忌神,客神,皆成一体段。
    若是一面格象,与日主无干者,或伤克日主太过,或帮扶日主太过,中间要寻体用分辨处,又无形迹,只得用日主自去引生喜神,别求一个活路为用矣。有以日主为用,有用过于体者。如用食财,而财官食神尽行隐伏,及太发露浮泛者,虽美亦过度矣。有用立而体行者,有体立而用行者,正体用之理也。如用神不行于流行之地,且又行助体之运财不妙。有体用各立者,体用皆旺,不分胜负,行运又无轻重上下,则各立。有体用俱滞者,如木火俱旺,不遇金土则俱滞,不可一端定也。然体用之用,与用神之用有分别,若以体用之用为用神固不可,舍此以别求用神又不可,只要斟酌体用真了。于此取紧要为用神,而二三四五处用神者,的非妙造,须抑扬其重轻,毋使有余不足。
任氏曰:体者形象气局之谓也,如无形象气局,即以日主为体;用者用神也,非体用之外别有用神也。原注体用与用神有分别,又不详细载明,仍属模糊了局,可知除体用之外,不能别求用神。玩本文末句云,“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”,显见体用之用,即用神无疑矣。旺则抑之,弱则扶之,虽不易之法,然有不易中之变易者,惟在审察“得其宜”三字而己矣。旺则抑之,如不可抑,反宜扶之;弱则扶之,如不可扶,反宜抑之。此命理之真机,五行颠倒之妙用也。盖旺极者抑之,抑之反激而有害,则宜从其强而扶之;弱极者扶之,扶之徒劳而无功,则宜从其弱而抑之。是不可以一端论也。
    如日主旺,提纲或官或财或食伤,皆可为用;日主衰,别寻四柱干支有帮身者为用。提纲是禄刃,即以提纲为体,看其大势,以四柱干支食神财官,寻其得所者而用之。
    如四柱干支财杀过旺,日主旺中变弱,须寻其帮身制化财杀者而用之。日主为体者,日主旺,印绶多,必要财星为用;日主旺,官杀轻,亦以财星为用。日主旺,比劫多,劫我财星,以食伤为用;日主旺,比劫多,而财星轻,亦以食伤为用。日主旺,官星轻,印绶重,以财星为用;日主弱,官杀旺,则以印绶为用,日主弱,食伤多,亦以印绶为用;日主弱,财星旺,则以比劫为用。日主与官杀两停者,则以食伤为用;日主与财星均敌者,则以印比为用。此皆用神之的当者也。
    如日主不能为力,合别干而化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为体。化神有余,则以泄化神之神为用;化神不足,则以生助化神之神为用。
    局方曲直五格,日主是元神,即以格象为体,以生助气象者为用,或以食伤为用,或以财星为用,只不宜用官杀。宜总视其格局之气势意向而用之,毋执一也。
    如无格无局,四柱又无用神可取,即或取之,或闲神合住,或被冲神损伤,或被忌神劫占,或被客神阻隔,不但用神不能顾日主,而日主亦不能顾用神。若得岁运破其合神,合其冲神,制其劫占,通其阻隔,此谓岁运安顿,随岁运取用,亦不失为吉也。
    原注云:“二三四五用神,的非妙造”,此说大谬。只有八字,总去四五至为用神,财是除日干之外,只有两字不用,断无此理。总之有用无用,定有一个着落,确乎不易也。命中只有喜用两字,用神者,日主所喜,始终依赖之神也,除用神、喜神、忌神之外,皆闲神客神也,学者宜审察之。大凡天干作用,生则生,克则克,合则合,冲则冲,易于取材,而地支作用,则有种种不同者,故天干易看,地支难推。
丙寅 甲午 丙午 癸巳
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
    此火长夏令,月支坐刃,年支逢生,时支得禄,年月两支,又透甲丙,烈火焚木,旺之极矣,一点癸水熬干,只得从其强势。运逢木火土,财喜频增;申酉运中,刑耗多端;至亥运,激火之烈,家业破尽而亡。所谓旺极者,抑之反激而有害也。
戊寅 庚申 丙申 丙申
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
    丙火生于初秋,秋金乘令,二申冲去一寅,丙火之根已拔,比肩亦不能为力。年月两干,又透土金,只得从其弱势,顺财之性,以比肩为病。故运至水旺之地,制去比肩,事业巍峨:丙寅帮身,刑丧破髦。所谓弱极者扶之,徒劳无功,反有害也。此等格局颇多,以俗论之前造必以金水为用,此造必以木为用,以致吉凶颠倒,反归咎于命理之无凭故特书两造为后证云。

         十四、精神

人有精神,不可以一偏求也,要在损之益之得其中。
原注:精气神气皆无气也,五行大率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,而土所以实之者也。有神人不见其精,而精自足者,有精足不见其神,而神自足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虚旺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孤弱者,有神不足而精有余者,有精不足而神有余者,有精神俱缺而气旺;有精神俱旺而气衰,有精缺得神以助之者,有神缺得精以生之者,有精助精而精反泄无气者,有神助神而神反毙无气者,二者皆由气以主之也。凡此皆不可以一偏求也,俱要损益其进退,不可使有过不及也。
任氏曰:精者,生我之神也;神者,克我之物也;气者,本气贯足也。二者以精为主,精足则气旺,气旺则神旺,非专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也。本文末句云:“要在损之益之得其中”,显非金水为精,木火为神,必得流通生化,损益适中,则精气神三者备矣。细究之,不特日主用神体象有精神,即五行皆有也。有余者则损之,不足则益之,虽一定理,然亦有一定中之不定也,惟在审察“得其中”三字而已。损者,克制也;益者,生扶也。有余损之,也有余者宜泄之;不足益之,过不足者宜去之。此损益之妙用也。
    盖过于有余,损之反触其怒,则宜顺其有余而泄之;过于不足,益不受补,则宜从其不足而去之,是不可以一偏求也。总之精太足宜益其气,气太旺宜助其神,神太泄宜滋其精,则生化流通,神清气壮矣。如精太足,反损其气,气太旺,反伤其神,神太泄,反抑其精,则偏枯杂乱,精索神枯矣。所以水泛木浮,木无精神;木多火炽,火无精神;火炎金无精神;金多水弱,水无精神。原注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者,此由脏而论也。以肺属金,以肾属水,金水相生,藏于里,故为精气,以肝属木,以心属火,木火相生,发于表,故为神气,以脾属土,贯于周身,上所以实之也。若论命中之表里精神,则不以金木水火为精神也,譬如旺者宜泄,泄神得为精足,此从里发于表,而神自足矣;旺者宜克,克神有力为神足,此由表达于里,而精自足矣,如土生于四季月,四柱土多无木,或干透庚辛,或支藏申酉,此谓里发于表,精足神定;如土多无金,或干透甲乙,或支藏寅卯,此谓表达于里,神足精安;土论如此,五行皆同,宜细究之。
癸酉 甲子 丙寅 戊戌
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
    此造以甲木为精,衰木得水滋,而逢寅禄为精足,以戊土为神,坐戌通根,寅戌拱之为神旺。官生印,印生身,坐下长生为气贯流通,生化五行俱足。左右上下情协不悖,官来能挡,劫来有官,食来有印,东西南北之运,皆可行也,所以一生富贵福寿,可谓美矣。

癸未 乙卯 丙辰 庚寅
甲寅 癸丑壬子辛亥 庚戌 己酉
    此造以大势观之,官印相生,偏财时遇,五行不缺,四柱纯粹,俨然贵格,不如财官两字休囚,又遥隔不能相顾,支全寅、卯、辰。春土克尽,不能生金,金临绝地,不能生水,水之气尽泄于木,木之势愈旺而火炽,火炽则气毙,气毙则神枯。行运北方,又伤丙火之气,反助取木之精;即逢金运,所谓过于有余,损之反角其触,以致终身碌碌,名利无成出。

戊戌 乙丑 丙辰 己丑
甲子 癸亥壬戌辛酉 庚申 己未
    此四柱皆土,命主元神,泄尽月干,乙木凋枯,所谓精气枯索。运逢壬戌,本主受伤;年逢辛未,紧克乙木,卒于九月患弱症而亡。
此造运用逆行,大抵是枯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十五、月令

月令乃提纲之府,譬之宅也,人元为用事之神,宅之定向也,不可以不卜。
原注:令星乃三命之至要,气象得令者吉,喜神得令者吉,令其可忽乎?月令如人之家宅,支中之三元,定宅中之向道,不可以不卜。如寅月生人,立春后七日前,皆值戊土用事;八日后十四日前者,丙火用事;十五日后,甲木用事。知此则可以取格,可以取用矣。
任氏曰:月令者,命中之至要也。气象、格局、用神,皆属提纲司令,天干又有引助之神,譬如广厦不移之象。人元用事者,即此月此日之司令神也,如宅中之向道,不可不卜。《地理玄机》云:“宇宙有大关会,气运为主;山川有真性情,气势为先”。所以天气动于上,而人元应之,地气动于下,而天气从之。由此论之,人元司令,虽助格辅用之首领,然亦要天地相应为妙。故知地支人元必得天干引助,天干为用,必要地支司令。总云人元必须司令,则能引吉制凶;司令必须出现,方能助格辅用。如寅月之戊土,巳月之庚金,司令出见,可置弗论也,譬如寅月生人,戊土司令,甲木虽未及时,戊土虽则司令,天干不透火土而透水木,谓地衰门旺;天干不透水木而透火土,谓门旺地衰,皆吉凶参半。如丙火司令,四柱无水,寒木得火而繁化,相火得木而生柱,谓门地两旺,福力非常也,如戊土司令,木透干,支藏水,谓门地同来衰,祸生不测矣。余月依此而论。

甲戌 丙寅 戊寅 丙辰
丁卯 戊辰己巳庚午 辛未 壬申
    戊寅日元,生于立春十五日后,正当甲木司令,地支两寅紧克辰戌之土,天干甲木,又制日干之戊,似乎煞旺身弱。然喜无金,则日元之气不泄,更妙无水,则丙火之印不坏,尤羡贴身透丙,化杀生身。由甲傍而悬青绶,从副尹以跻黄堂,名利双收也。

甲戌 丙寅 戊辰 庚申
丁卯 戊辰己巳庚午 辛未 壬申
    戊辰日元,生于立春后六日,正戊土司令,月透丙火,生化有情,日支坐辰,通根身旺,又得食神制杀。俗论比之,胜于前造,不知嫩木寒土皆喜火,况杀既化,不宜再制。所嫌者,申时不但日主泄气,而且丙火临绝,以致书香难遂,一生起倒不宁,半世刑丧不免也。

       十六、生时

生时乃归宿之地,譬之墓也,人元为用事之神,墓之定方也,不可以不辨。
原注:子时生人,前三刻,三分壬水用事;后四刻,七分癸水用事。评其与寅月生人,戊土用事何如,丙火用事何如,甲木用事何如,局所用之神,与壬水用事者何如,癸水用事者何如,穷其浅深如坟墓之定方道,斯可以断人之祸福。至同年同月同日而百人各一应者,当究其时之先后,又论山川之异,世德之殊,十有九验,其有一验者,不过此则有官,彼则子多,此则多财,彼则妻美,为人异耳。夫山川之异不惟东西南北,迥乎不同者,宜辨之,即一邑一家,而风声气习,不能一律也。世德之殊,不惟富贵贫贱,绝乎不侔得者宜辨之,即同门共户,而善恶邪正,不能尽齐也。学者察此,可以知其与替矣。
任氏曰:子时前三刻三分壬水用事者,乃亥中余气,即所谓夜子时也,如大雪十日前壬水用事之谓也。余时亦有前后用事,须从司令一例而推。如生时用事,与月令人元用事相附,是日主之所喜者,加倍兴隆;是日主之所忌者,必增凶祸。生时之美恶,譬坟墓之穴道;人地之用事,如坟墓之朝向。不可以不辨。谓穴吉向凶,必减其吉;穴凶向吉,必减其凶。如丙日亥时,亥中壬水,乃丙之煞,得甲木用事,谓穴凶向吉;辛日未时,未中已土,乃辛金之印,得丁火用事,谓穴吉向凶。理虽如此,然时之不的当者,十有四五;夫时沿有不的,又何能辨其生克乎?如果时的,纵不究其人元,亦可断其规模矣。譬如天然之龙,天然之穴,必須天然之向;天然之向,必有天然之水,只要时支不错,则吉凶自验。然人元用事,到底不比提纲司令之为重也;至于山川之异,世德之殊,因之发福有厚薄,见祸有重轻,而况人品端邪,亦可转移祸福,此又非命之所得而拘者矣。宜消息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七、衰旺

能知衰旺之真机,其于三命之奥,思过半矣。
原注:旺则宜泄宜伤,衰则喜帮喜助,子平之理也。然旺中有衰者存,不可损也;衰中有旺者存,不可益也。旺之可损,以损在其中矣;衰之极者不可所当损者而损之,反凶;实所当益者而益之,反害,此真机,皆能知之,又何难于详察三微奥乎?
任氏曰:得时俱为旺论,失令便作衰看,虽是至理,亦死法也。夫五行之气,流行于四时,虽日干各有专令,而其实专令之中,亦有并存者在,如春木司令,甲乙虽旺,而此时休囚之戊己,亦未尝绝于天地也;冬水司令,壬水虽旺,而此时休囚之丙丁,未尝绝于天地也。物时当退避,不敢争先,而其实春土何尝不生万物,冬日何尝不照万国乎?况八字虽以月令为重,而旺相休囚,年日时中,亦有损益之权,故生月即不值令,亦能值年值日值时,岂可执一而论?有如春木虽强,金太重而木亦危;干庚辛而支申酉,无火制而不富,逢土生而必夭,是得时不旺也。秋木虽弱,木根深而木亦强,干甲乙而支寅卯,遇官透而能受,逢水生而太过,是失时不弱也。是故日干不论月令休囚,只要四柱有根,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杀。长生禄旺,根之重者也;墓库余气,根之轻者也。天干得一比肩,不如地支得一余气墓库。墓者,如甲乙逢未,丙丁逢戌,庚辛逢丑,壬癸辰之类是也。余气者,如丙丁逢未,丙丁逢戌,庚辛逢丑,壬癸逢辰之类是也。余气者,如丙丁逢未,甲乙逢辰,庚辛逢戌,壬癸逢丑之类是也,得二比肩,不如支中得一长生禄旺,如甲乙逢亥寅卯之类是也。盖比肩如朋友之相扶,通根如家室之可托,干多不如根重,理固然也。今人不知此理,见是春土夏水秋木冬火,不问有根无根,便谓之弱:见是春木夏火秋金冬水,不究克重克轻,便谓之旺,更有壬癸逢辰,丙丁逢戌,甲乙逢未,庚辛逢丑之类,不以为通根逢库,甚至求刑冲以开之,竟不思刑冲伤吾本根之气。此种谬论,必宜一切扫除也。
    然此皆论衰旺之正面,易者也,更有颠倒之理存焉,其理有十:木太旺者而似金,喜火之炼也;木旺极者而似火,喜水之克也。火太旺者而似水,喜土之止也;火旺极者而似土,喜木之克也。土太旺者而似木,喜金之克也;土旺极者而似水,喜火之练也。金太旺者而似火,喜水之济也;金旺极者而似水,喜土之止也。水太旺者而似土,喜木之制也;水旺极者而似木,喜金之克也。木太衰者而似水也,宜金以生之;木衰极者而似土也,宜火以生之。火太衰者而似木也,宜水以生之;火衰极者而似金也,宜土以生之。土太衰者而似火也,宜木以生之;土衰极者而似水也,宜金以生之。金太衰者而似土,宜火以生之。金衰极者而似木也,宜水以生之。水太衰者而似金也,宜土以生之;水衰极者而似火也,宜木以生之。此五行颠倒之真机,学者宜细详,玄玄之妙。
甲辰 丁卯 甲子 戊辰
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
    甲子日生卯月,地支两辰,是木之余气也,又辰卯东方,子辰拱水,木太旺者似金也,以丁火为用。至巳运,丁火临旺,名列宫墙;庚辛两运,南方截脚之金,虽有刑耗,而无大患;未运克去子水,食廪天储;午运子水冲克,秋闱失意;壬申运金水齐来,刑妻克子,破耗多端;癸运不禄。

癸卯 乙卯 甲寅 乙亥
甲寅 癸丑壬子辛亥 庚戌 己酉
    此造四支皆木,又逢水生,六木两水,别无他气。木旺极者,似火也,出身祖业本丰。惟丑运刑伤,壬子水势乘旺,辛亥金不通根,支逢水旺,此二十年经营,获利数万;一交庚戌,土金并旺,破财而亡。

乙丑 甲申 甲申 辛未
癸未 壬午辛巳庚辰 己卯 戊寅
    此造地支土金,木无盘根之处,时干辛金,元神发透,木太衰者,似水也,初运癸未壬午,生木制金,刑丧早见,荫疪难丰;辛巳庚辰,金逢生地,白手发财数万;己卯运土无根,木得地,遭回禄,破财万余;至寅而亡。
己巳 己巳 乙酉丙戌
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癸亥
    此造地支皆逢克泄,天干又透火土,全无水气。木衰极者,似土也。初交戊辰丁运,获丰厚之荫疪,美景良多;卯运椿萱并谢;丙运大遂经营之愿,获利万金;寅运克妻破财,又遭回禄;乙丑支全金局,火土两泄,家业耗散;甲子北方水地,不禄宜矣。

乙丑 壬午 丙戌 甲午
辛巳 庚辰己卯戊寅 丁丑 丙子
    此丙戌日元,月时两刃,壬水无根,又逢木泄。火太旺者,似水也。初运庚辰辛巳,金逢生地,孔怀无辅助之人,亲党少知心之辈;己卯得际遇,戊寅全会火局,及丁丑二十年,发财四五万,至子运而亡。

戊寅 丁巳 丙寅 甲午
戊午 己未庚申辛酉 癸亥 壬戌
    此造丙火生孟夏,地支两坐长生而逢禄旺。火旺极者,似土也。初运虽不逢木,喜其南方火地,遗绪丰盈,读书过目成育;一交庚运,即弃诗书,受嬉好游,挥金如土;申运家破身亡。此造若逢木运,名利两全也。

辛巳 丁酉 丁酉 辛丑
丙申 乙未甲午癸巳 壬辰 辛卯
    丁火生于八月,秋金秉令,又全金局。火衰者,似木也。初运己未甲午,火木并旺,骨肉如同画饼,六亲亦是浮云;一交癸巳,干透水,支拱金,出外经营,大得际遇;壬辰运中,发财十余万。
辛亥 壬辰 丙申 己亥
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
    此财生杀,杀攻身,丙临申,申辰拱水。火衰极者,似金也。初运辛卯庚寅,东方木地,萱椿凋谢,祖业无恒;至己丑运,出外经营,青蚨衬辇,白镪随舆;及戊子二十年,春风吹枊,红绫易公子之裳,杏露沾衣,膏雨沐王孙之袖。所谓有其运,必得其福也。

戊辰 戊午 戊申 己未
己未 庚申辛酉壬戌 癸亥 甲子
    此造重重厚土,生于夏令,土太旺者,似木也,其用在金。庚申运,早采芹香;辛酉运辛丑年,饮鹿鸣,宴琼林,云程直上;壬戌运,刑丧挫折,丙午而亡。

戊戌 丙辰 己巳 己巳
丁巳 戊午己未庚申 辛酉 壬戌
    此造四柱火土,全无克泄。土旺极者,似金也。初运南方,遗业丰盈,午运入泮,己未棘闱,拔而不举;一交庚申,青蚨化蝶,家业渐消;辛酉财若春后霜雪,事业萧条;壬运克丙不禄。

壬辰 辛亥 戊子 癸丑
壬子 癸丑甲寅乙卯 丙辰 丁巳
    此造支类北方,水势汪洋,天干又透金水。土太衰者,似火也。运至甲寅乙卯,干支皆木,名成利遂;一交丙运,刑妻克子,破耗多端;至于巳运,岁运火土,暗伤体用,得风疾而亡。

癸酉 甲子 戊子 戊午
癸亥 壬戌辛酉庚申 己未 戊午
    此四柱皆水,又得金生。土衰极者,似水也。初运癸亥,平宁之境;壬戌水无根,土得地,刑丧破耗,家业消亡;辛酉庚申二十年,大得际遇,白手发财十余万;己未运破去数万,寿亦在未而止。

壬申 己酉 庚子 庚辰
庚戌 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 乙卯
    此造秋金秉令,木火全无。金太旺者,似火也。亥运壬水坐禄,早游泮水,壬子运用神临旺,撞破烟楼,高攀月桂;癸丑合去壬水旺地,囊内青蚨成蝶舞,枝上子规月下啼;甲寅乙卯,尚有制土卫水之功,仁路清高,枫叶未应毡共冷,梅开早觉笔先香。

庚申 乙酉 庚戌 庚辰
丙戌 丁亥戊子己丑 庚寅 辛卯
    此造支类西方,又逢厚土,金旺极者,似水也。初运火,祖业无恒;至戊子运获厚利,纳房出仁已丑庚运,名利皆遂;一交寅运,犯事落职,大破财利;至卯不禄。

己卯 庚午 辛卯 甲午
己巳 戊辰丁卯丙寅 乙丑 甲子
    辛金生于促夏,地支皆逢财杀。金太衰者,似土也。初运己巳戊辰,晦火生金,求名多滞,作事少成;一交丁卯,木火并旺,如枯苗得雨,勃然而兴,似鸿毛遇风,飘然而起,家业丰裕,交丑生金泄火,不禄。

己亥 丁卯 庚寅 丙子
丙寅 乙丑甲子癸亥 壬戌 辛酉
    此造木旺乘权,又得水生,四面皆逢财杀。金衰极者,似木也。所以乙丑运中,土金暗旺,家业破尽;至甲子运,北方水旺,财源通裕;癸亥出仁,名利两全,壬戌水临绝地,罢职而归。

壬寅 辛亥 壬子 辛丑
壬子 癸丑甲寅乙卯 戊辰 丁巳
    此造壬水生于孟冬,支类北方,干皆金水。水太旺者,似土也,喜其寅木吐秀。至甲寅运,早遂青云之志,可谓才藻翩翩,辉映杏坛桃李,文思弈弈,光腾药笼参芩,乙卯运官途顺遂,交丙而亡。

癸亥 癸亥 壬子 庚子
壬戌 辛酉庚申己未 戊午 丁巳
    此造四柱皆水,一无克泄,其势冲奔,不可遏也。初运壬戌,支逢土旺,早见刑丧;辛酉庚申,干支皆金,所谓月印舞江银作浪,门临五福锦铺花;交己未,妻子皆伤,家业破尽;戌午运,贫乏不堪,忧郁而卒。
丙辰 乙未 壬午 癸卯
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
    此火土当权,又逢木助,五行无金。水太衰者,似金也。初交丙申丁酉,盖头是火,使申酉不能生水,财喜并旺;戊戌运中,家业饶裕;己亥土无根,还喜支会木局,虽有破耗而无大患;一交庚子,家破人亡。

癸卯 戊午 壬寅 丙午
丁巳 丙辰乙卯甲寅 癸丑 壬子
    此造丙火当权,戊癸从化,枯干壬水。水衰极者,似火也。初运逢火,从其火旺,丰衣足食;乙卯甲寅,名利双全;癸丑争官夺财,破耗而亡。

以上二十造,五行极旺极衰,不得中和之气。原注云:“旺中有衰者存,衰中有旺者存”,此两句,即余之太旺太衰也:“旺之极者不可损,衰之极者不可益”,此两句,即余之极旺极旺衰也。特选此为后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八、中和

既识中和之正理,而于五行之妙,有全能焉。
原注:中而且和,子平之要法也:“有病方为贵,无伤不是奇”,举偏而言之也。至于格中如去病,财禄两相宜,则又中和矣,到底中和,乃为至贵。若当令之气数,或身弱而财官旺地,取富贵不必于中也;用神强,取富贵而不必于和也;偏其古怪,取富贵而不必于中且和也。何也?以天下之财官,止有此数,而天下之人材,惟此时为最多,皆尚于奇巧也。
任氏曰:中和者,命中之正理也。即得中和之正气,又何患名利之不遂耶?夫一世优游,无抑郁而畅遂者,少险阻而迪吉者,为人孝友而无骄谄者,居心耿介而不苟且者,得中和之正气也。至若身弱而旺地取富贵,身旺而弱地取富贵者,必四柱有所缺陷,或财轻劫重,或官衰伤旺,或杀强制弱,或制强杀弱,此等虽不得中和之理,其气却亦纯正,为人恩怨分明,惟柱中所有缺陷,或运又违,因而妻子财禄,各有不足,如财轻劫重妻不足,制强杀弱子不足,官衰伤旺名不足,杀强制弱财不足,其人或志高傲物,虽贫无谄,后至岁运,补其不足,去其有余,乃得中和之理,定然起发于后,有第见富贵而生谄容,遇贫穷面作骄态者,必四柱偏气古怪,五行不得其正,故心事奸贪,作事侥幸也。若所谓“有病有药,吉凶易验,无病无药,祸福难推”,此论仍乃失之偏。大凡有病者显而易取,无病者隐而难推。然总以中和为主,犹如人之无病,由四肢健旺,营卫调和,行止自如,诸多安适:设使有病,则忧多乐少,举动艰难,如无良药医之,岂不为终身之患乎?
辛巳 甲午 癸卯 癸亥
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
    癸卯日元,生于亥时,日主之气已贯,喜其无土,才旺自能生官。更妙巳亥遥冲,去火存金,印星得用,木火受制,体用不伤,中和纯粹。为人智识深沉,器重荆山璞玉,才华卓越,光浮鉴水珠玑。庚运助辛制甲,自应台曜高躔,朗映紫薇,微嫌亥卯拱木,木旺金衰,未免嗣息艰难也。此莫宝斋先生造。

己酉 丙子 癸未 戊午
乙亥 甲戌癸酉壬申 辛未 庚午
    此王观察造,癸日子月,似乎旺相,不知财杀太重,旺中变弱,局中无木,混浊不清,阴内阳外之象。月透财星,其心意必欲爱之;时逢官杀,其心志必欲合之。所以权谋异众,才干过人,出生末微,心术不端。癸酉得逢际遇,由佐二至观察,奢华逢迎,无出其右;至未运不能免祸。所谓欲不除,似蛾扑灯,焚身乃止;如猩嗜酒,鞭血方休。

        十九、源流

何处起根源?流到何方住?机括此中求,知来亦知去。
原注:不必论当令不发令,只论取最多最旺,而可以为满局之祖宗者,为源头也。看此源头,流到何方,流去之处,是所喜之神,即在此住了,乃为好归路,如辛酉,癸巳/戊申,丁巳,以火为源头,流至金水方即住了,所以富贵为最,若再流至木地,则气泄为乱。如未曾流到吉方,中间即遇阻节,看其阻住之神何神,以断其休咎,;流住之地何地,以知其地位。如癸丑、壬戌、癸丑、壬子,以土为源头,止水方,只生得一个身子,而戌中火土之气,得从引助,所以为憎也。
任氏曰:源头者,即四柱中之旺神也,不论财、官印绶、食伤比劫之类,皆可为源头也。总要流通生化,,收局得美为佳。或起于比劫,止于财官为喜;或起于财官,止于比劫为忆忌。如山川之发脉来龙,认气于大父母,看尊星;认气于真子息,看主星;认气于方交媾,看胎伏星;认气于成胎育,看胎息星;认气于化煞为权,看解星;认气于绝处逢生,看恩星。认源之气以势,认流之气以情。故源头流住之地,即山川结穴之所也,不可以不究;源头阻节之处,即来龙破损隔绝之意也,不可以不察。

看其源头流止之地何地,以知其谁兴谁替;看其阻节之神何神,以论其何吉何也凶,如源头起于年月是食印,住于日时是财官,则上叨祖父之荫,下享儿孙之福;或起于年月官,住于日时是伤劫,则破败祖业,刑妻克子,如起于日进对是财官,住于年月是食印,则上于祖父争光,下与儿孙立业;或起于日时是财官,住于年月是伤劫,则祖业难享,自创维新,流住年是官印者,知其祖上清高;是伤劫者,知其祖上寒微。流住月是财官者,知其父母创业;是伤动者,知其父母破败。流住日时是财官食印者,必白手成家,或妻贤子贵。流住日时是伤劫枭刃者,必妻陋子劣,或因妻招祸,破家受辱。然又要看日主之喜忌断之,无不验也。如源头流止未住之地,有阻节隔绝之神,是偏正印绶,必为长辈之祸;柱中有财星相制,必得妻贤之助。如有比劫之化,或得兄弟相扶;如阻节是比劫,必遭兄弟之累,或不和。柱中有官星相制,必得贤贵之解;如有食伤之化,或得子侄之助。如阴节是财星,必遭妻妾之祸;柱中有比劫相制,必得兄弟之助,或兄弟爱敬。如有官星之化,或得贤贵提携;如阻节是食伤,必-受子孙----之累,柱有印绶相制,必叼长辈之福,或亲长提拔;有财星之化,必得美妻,或中馈多能。

如阻节是官煞,必遭官刑之祸;柱中有食伤相制,必昨子侄之力。有印绶之化,必仗长辈之助,然又要看用神之宜忌论之,无不应也。如源头流住是官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就名贵显者,十居八九;如是财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就利发财者,十居八九;如是印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有文望而清高者,十居八九;如是食伤,又是日主之用神,财子美者,十居八九。如日主以官星为忌神,为官遭祸倾家者有之;如日主以财星为忌神,为财丧身/败名节者有之;如日主以印星为忌神,淡文收伤时儿子上而受殃者有之;如日主以食伤为忌神,为子孙受累而绝嗣者有之。此穷极源之正理不同谷书之廖论也。
辛酉 庚子 丙寅 癸巳
乙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
    此以金为源头,流至寅木,印绶生身更妙。巳时得禄,财又逢生,官星透露,清有精神,中和纯粹,起处亦佳,归局尤美,词林出身,仕至通政,一生无险,名利双辉。
辛丑 癸巳 戊申 丙辰
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
    此以火为源头,流至水方,更妙月时,两火之源,皆得流通,至金水归局,所以富有百万,贵至一品,一生履险如夷,所谓景星庆云,仰众吉之拱向;花攒锦簇,盼五福之絣致。辛卯辛卯丙子 甲午
庚寅 己丑 戊子丁亥 丙戌乙酉
   此以木为源头,五行无土,不能流至金;财官又隔绝,冲而逢泄,无生化之情。初运庚寅,叼上人之福;己丑运合子,泄火生金财福骈臻;戊子土虚水旺,暗助木神,刑耗端;丁亥克金会木,家破人亡。庚寅壬午戊午 丁巳
癸未 甲申 乙酉丙戌 丁亥戊子
    此以火为源头,年支寅木主节,月干壬水隔之,不能流至金。初运土金之地,冲化阻节之神,业同秋水春花盛,人被尧天舜日恩;一交水春花盛,人被尧天舜日恩;一交丙戌,支会火局,枭神夺食,破耗异常,又克一妻二妾四子;至丁亥运,干支皆合化木,茕茕只影,孤苦不堪,削发为僧。
    凡富贵者,未有不从源头也。分其贵贱,全在收局一字定之。去我浊气,作我喜神,不贵亦富;去我清气,作我忌神,不贫亦贱。学者当审察之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十、通关

关内有织女,关外有牛郎,此关若通也,相邀入洞户。
原注:天气欲不降,地气欲上升,欲相合相和相生也。木土而要火,火金而要土,土水而要金,金木而要水,皆是牛郎织女之有情也。中间上下远隔,为物所间;前后远绝,或被刑冲,或被劫占,或隔一物,皆谓之关也。必得引用无合之神及刑冲所间之物,前后上下,授引得来,能胜劫占之神,能补所缺之物,明见暗会,岁运相逢,乃为通关也。必得引用无合之神,及刑冲所间之物,前后上下,援引得来,能胜劫占之神,能补所缺之物,明见暗会,岁运相逢,乃为通关也。关通而其愿遂矣,不犹牛郎织女之入洞房也哉?
任氏曰:通关者,引通克制之神也。所谓阴阳二用,妙在气交,天降而下,地升而上。天干之气动而专,地支之气静而杂,是故地运有推移,而天气从之;天气有转徒,而地运应之;天气动于上,而人元应之;人元动于下,而天气从之,所以阴胜逢阳则止,阳胜逢阴则往,是谓天地交泰,干支有情,左右不背,阴阳生育而相通也,若杀重喜印,杀露印亦露,煞藏印亦藏,此显然通达,不必节外生枝。倘原局无印,必须岁运逢印,向而通之,或暗会明合而通之,局内有印,被财星损坏,或官星化之,或比劫解之,或被合住,则冲开之,或被冲坏,则合化之,或隔一物,则克去之,前后上下,不能授引,得岁运相逢尤佳。如年印时杀,干杀支印,前后远立,上下悬隔,或为间神忌物所间,此原局无可通之理,必须岁运暗冲暗会,克制间神忌物,该冲则冲,该合则合,引通相克之势,此关一通,所谓琴遇子期,马逢伯乐,求名者青钱万选,问利者意则屡中,如牛郎织女之入洞房,无不其所愿。杀印之论如此,食伤财官之论亦如此。
癸酉 甲子 丁卯 丙午
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乙未 戊午
    此造天干地支皆杀生印,印生身,时归禄旺,尤妙四冲反为四助,金见水克木而生水,水见木不克火而生木,此自然不隔不占,无阻节之物。日主弱中变旺,运遇水,仍能生木;逢金仍能生水,印绶不伤,所以秋闱早捷,仕至观察。
戊寅 癸亥 丁未 辛亥
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
    此癸水临旺,贴身相克,被戊土合去,反作帮身。月支亥水本助杀,得年支寅亥合来生身,寅本遥隔,反为亲近。时支之亥,又逢未会,以杂为恩。,一来一去,何等情协,一往一会,通关无阻。所以科甲联登,仕至黄堂。

戊辰 乙卯 辛丑 丁酉
丙辰 丁巳戊午己未 庚申 辛酉
    此春金气弱,时杀紧克,年逢印绶,远隔不通。又被旺木克土坏印,不但戊土不能生化,即日支之丑土,亦被卯木所坏。此局内无可通之理。中运南方杀地,碌碌风霜,奔驰未遇;交庚申克去木神,得奇遇,分发陕西,屡得军功;及辛酉二十年,官至副尹,盖金能克木帮身,印可化杀而通也。

己巳 丁卯 辛卯 乙未
丙寅 乙丑甲子癸亥 壬戌 辛酉
    此春金虚弱,木火当权,年印,月杀,未得相通,时支未土,又会卯化木,只有生杀之情,而无辅主之意,兼之一路运途无金,一派水木,仍滋杀之根源,以致破败祖业。一事无成,至亥运会木生杀而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